“教培黄埔军校”倒闭13万家长要求退费

发布日期:2021-10-06 04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31日,巨人教育突然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公告,称巨人学校由于经营困难,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。同时,公司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,已联系其它培训机构提供课程,帮助巨人学员转化未消耗的学费,减少家长们的损失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巨人教育成立于1994年,是由一所培训机构发展成的大型综合教育集团,其培训覆盖幼儿、青少年、成人教育领域,开设科目涉及英语、中小学、文体艺术、计算机、职业认证、家教等各个领域,科目多达100余种。

  据AI财经社了解,巨人教育的课程在8月8日已中止,员工更是连续欠薪两个月。迄今为止,这些受害员工和家长一直在忙着仲裁、讨薪,以及处理退费纠纷等事宜。家长们自发组成微信群交流进展,截至发稿,已有三个微信群达到500人上限,第四个群也即将满员。

  “巨人倒闭了,但为什么7月底还在招生收钱呢?”北京家长米唐向AI财经社抱怨,今年5月底,她看到巨人教育工作人员在学校门口做宣传,便花3280元报名了暑期课,“对方当时让我把秋季课程的预付费也一起交了”。

  8月1日,暑期班正常开课,但只上了6天时间,暑期班就停了,米唐被告知的原因是“休息一天”。然而8月8日,家长们就集体被任课老师告知“公司已经两个多月没发工资,不能再给孩子们上课了”。

  米唐还算幸运,很多家长一节课都还没来及上。田鑫给孩子报的是巨人教育2021年幼小衔接班,2020年10月被学校通知交了一年的钱,共计3万多元,“当时没有收据、合同和发票,说是开课后再给,现在一节课没上就倒闭了。”田鑫告诉AI财经社,还有家长今年6月份刚交了2万元,也是尚未开课,最晚的一名家长甚至7月30日还在交费。

  停课后,巨人并没有立即“翻脸不认账”,而是让家长们填写一份退费申请单,声称“将在核对退款金额后,根据信息填写的时间顺序来操作退费”。

  然而,家长们发现,巨人教育退还的钱根本无法提现,而是被当成课时费放在了账户里。8月12日起,陆续有人去巨人教育中关村总部索要退款,工作人员回复称“正在筹钱,即便筹到钱也是退给家长再给员工发工资”。

  家长郭秋今年4月底购买了巨人教育的英语暑假和秋季课,交费时特意询问了工作人员今后是否能退费以及退费流程是否方便,对方告诉她“只要有特殊情况,都可以退费。还强调退费很快,原来要30个工作日,现在用不了这么久。”但结果等来的是“无法退费”。

  张静是巨人的一名全职教师,她向AI财经社透露,6月和7月的工资没有发放,“更确切地说是两个多月,因为6月份一些人的底薪、提成就没有发全。”

  据她描述,“公司每月10号发工资,8月10号等了一天都没有动静,晚上六点之后,老师们收到通知说明天起所有暑假课程不上了,未完的转到秋季班。但针对员工欠薪,公司至今未给出任何解决方案。”

  巨人教育在公告里提到,“我们联系了许多优秀的培训机构提供课程,也通过第三方机构协调了许多资源,希望用这些课程和资源帮助巨人的学员转化未消耗的学费,减少家长们的损失。”

  巨人列出的培训机构有高思教育、核桃编程、童程童美、溢米辅导等,它还委托第三方公司北京萌圈圈科技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萌圈圈)陆续为巨人学校学员提供个性化转课方案。

  米唐告诉AI财经社,高思教育只是公益承接巨人班课学员2021年秋季未消耗的4次课,如果想要继续上课消耗剩余的钱,则要按照280元/节的费用标准继续缴费,“这个课比我之前的要贵很多,而且根本没有合适的校区。”

  “萌圈圈”工作人员表示,9月2号是转高思课程的最后日期,不填视为自动放弃。如果不想转高思,会在群里陆续更新其它各类型机构供家长选择,一直不满意可以一直转下去,直到把钱消耗完。

  除了高思教育,其他几个机构提供的都是素质教育的课程,与家长当时报名的科目完全不符合。据米糖发来的一份最新的课程名单,包含“新梦想足球”的少儿体能、“夏加尔美术”的少儿艺术、“赛先生在线科学”的少儿思维等,多是与学科课程无关的12岁以下艺术课程。

  “名单里几乎没有孩子能上的,初中生自己的作业还忙不过来,哪还有时间去学这些?”大部分家长表示。即便有选中的课程报了名,在接收政策一栏中,也都要求家长额外补缴费用,例如夏加尔美术的少儿艺术课,里面说明“36美术课时7500元,最高抵扣巨人学员3000元,剩余金额学员补费。36书法课时6300元最高抵扣巨人学员3000元,剩余金额学员补费。”

  “巨人说好听一点叫履行义务,说不好听就是把家长卖了。”米糖愤怒地说。她甚至担心,在教培机构大整治的背景下,即便转到了其他机构,也可能会跑路,家长会被第二次“割韭菜”。

  郭秋的一位朋友恰巧在高思教育任职,对方强烈建议她“不要接受转课,全是套路”。当郭秋拒绝接受转课方案要求退费时,“萌圈圈”工作人员则摞下一句“那就等着吧,反正退费遥遥无期”。

  巨人教育是一家老牌的学科教培机构,它的成立时间只比新东方晚了一年,比好未来早了近十年,被行业内称为“教培黄埔军校”。巨人教育的官网显示,其累计服务学员超过500万人次。如此老牌的教育机构轰然倒下,不免令人唏嘘。

  它的创始人尹雄最初做的是家教式吉他培训,但赚钱太慢,于是听取了一位学员的建议搞起集中授课式培训班。有了经验以后,他做起青少年电子琴培训,请来知名老师为北京的孩子授课。自此,尹雄心里“教育百货大楼”的计划开始酝酿。

  从最普遍的英语、作文、数学科目,到小众的二胡、古筝、拉丁舞,巨人教育几乎包罗了“语、数、外、艺、体、琴、书、棋、画、歌”的所有培训项目。尹雄甚至还提出过0到99岁教育方案,试图让人“活到老,学到老”。

  2006年,新东方在美风光上市,尹雄也想推动巨人上市。2007年巨人拉来2000万美元投资,2008年巨人在北京扩张到100多个线下学习中心,业务点遍布全国200多个城市。

  但随后巨人内部的分歧严重、管理混乱、人才出走,导致巨人教育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冲击上市均以失败告终。

  2014年,清华启迪掌权巨人,成为大股东,据称大股东对巨人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,大量的不可复制的名师流失,这对巨人的根基造成重创。2018年,美股上市公司精锐教育联合第三方收购了启迪巨人100%股权。

  2019年,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受访时对外宣称,对于巨人教育“既不会裁员也不会减薪,我们只会投入。”还提出未来五年将在中国设立500家线上线下结合的校区、服务在读学生50万人、实现年收入50亿元。

  倒闭前的8月10日,巨人教育董事会发布致全体员工公开信称,近期公司管理层一直在积极尝试各种举措、研究可能的转型方向。鉴于当下公司面临的实际情况和问题经董事会慎重研究决定,在转型方案未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行为。

  巨人教育CEO罗沫鸣则在“北京学校&集团职能”的钉钉群里表示,正与董事会继续沟通,希望能够尽快筹到资金。他向员工表示,精锐教育决定不再对巨人网校投入资金;目前公司没有办法正常发放薪资。

  罗沫鸣还特别发出14分钟录音,重现了巨人教育董事会作出决定的情形。8月9日,在巨人教育董事会上,面对“暂缓一切支出行为”的决定,罗沫鸣明确提出循序渐进的“着陆”方式,希望能够为教师员工尽责、为学生家长尽责。同时,按照7月份的行课情况,保证教职员工工资薪酬的按时发放。但是,这些建议均被董事会大多数董事否决,最终走向破产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虽为巨人教育股东,精锐教育已是自身难保。据财报显示,精锐教育2020年巨亏了7.25亿元,2021年两季度累计净亏损额达3.32亿元。而公司股价2018年最高超过15美元,如今仅剩0.52美元。澳门六和开奖现场直播